减肥的过程漫长又没有成就感?那就让减重变成游戏,成为斗体重的勇者吧!

请想像你是一个原始人。你正处在数十万年前的东非草原上。呼呼的风声,伴随着草丛摩擦。你和其他几个同伴,在草丛间追寻着动物的足迹,风中传来太阳将草晒枯的淡淡焦味,混著草食动物带着青草气息的粪便味。这次狩猎,决定了你接下来一周的主要食物来源是否有着落。

详情

低温电子显微术:从生命的微小细节中看见伟大——2017年诺贝尔化学奖

文/林宇轩、曹一允、蔡蕴明,合译于 2017 年 10 月 5 日Jacques Dubochet (杜波克特)、Joachim Frank (法兰克)、与Richard Henderson (韩德森)获得了今年诺贝尔化学桂冠,表彰他们为取得生命分子的三维影像所发展的一种有效方法。运用低温电子显微术,研究人员现在能将生物分子冻结在行动中并以原子的尺度描绘之,这种技术将生物化学带入了一个新的纪元。

详情

第九行星到底存不存在?--《物理双月刊》

人类用肉眼观察行星。图/Pixabay远古以来,人类在深夜里仰望天穹, 结合神话故事,想像出一百多个星座。就在这样充满故事但是显少改变的夜空中,有几个星点被古代天文学家发现了规律的周期运动,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太阳系行星,并且以最有名的几个希腊神来命名,例如:阿波罗(Apollo)-太阳、维那斯(Venus)-金星、朱比特(Jupiter)-木星等等。

详情

别傻了,膝盖软骨可没那么容易再生!—《科学月刊》

文/韩德生|台大医院北护分院医疗部主任、台大医学系临床助理教授。上过国中生物课的读者,都应该知道海星的腕足被切断后能新生、被切掉头的涡虫甚至可以再生出一个头。然而随着演化愈趋复杂,细胞再生的能力会逐渐降低。以人来当例子,手指被切断了,大概很难再生出一根新的来,更别提新生一颗脑袋了!不过仍有许多人类细胞保有再生能力,像是骨髓中的造血细胞,或是肠子的上皮细胞,他们必须每日不停的分裂才能维持正常生理功能。再比如说肝脏因为肿瘤而接受手术被切掉了一半,仍然能再生回原来的尺寸;也因此活体捐肝得以进行。

详情

植入性胎盘:让妇产科医师畏惧的梅杜莎

文/康巧钰|台大妇产科医师梅杜莎,是希腊神话的蛇发女妖,传说凡人只要和她双眼对视就会被石化。最近网路上火红的新闻,莫过于脸书上疯传关于植入性胎盘产妇的故事。而植入性胎盘那些鼓胀的粗大血管就像是梅杜莎的蛇发一样,狂妄的布满子宫表面,惊吓程度总让产科医师们非预期遇到时会「X!」的骂了一声后,就仿佛被石化一般的脑筋一片空白。

详情